深圳玩具批发市场:深圳这家玩具厂无“照”经营65年,日常经营全靠两个章

舞阳县觅云魔术玩具有限公司 产品中心 2020-04-10 08:58:51 0 玩具  工艺  公司  企业  法院  
深圳这家玩具厂无“照”经营65年,日常经营全靠两个章

  在深圳的南头古城附近,一家老企业已经存在了65年,现在仍在经营和纳税。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它竟然连营业执照和法人主体资格都没有,现在的一切经营活动全靠一枚公章和一枚财务章维持。

  这家企业名叫深圳市南头工艺玩具厂,成立于1953年,当时是由南头村村民投资建立的集体所有企业,算得上深圳留存至今最早的企业之一。在深圳的改革开放历史上,这家企业也是有名堂的。企业成立之初叫南头竹器社。在1979年,竹器社与港资企业合作,更名为南头工艺玩具厂,成为了南山区第一家“三来一补”企业,由港方提供玩具订单,企业则专事生产。

保存至今的临时营业执照。

1983年的对外来料家公告特准营业证。

  “当时我没胆量和港方签约,后来还是请了公社的领导出面签约我们才敢合作。”厂长钟庆棠回忆。与港方的合作到1998年终止,在那以后便没有再从事竹器或玩具生产,而是单纯地依靠物业出租维持。

  这些厂房和土地算是钟庆棠和员工们最有价值的资产了。这里地处南新路和红花路的交叉口,占地3000多平米,以前建的厂房、宿舍、食堂等建筑合计也有3000余平米。但是厂房外早已不见了玩具厂的招牌,从外面向里望去,只能看到一家海鲜餐厅的招牌。

  建厂的土地是在1979年钟庆棠与员工们凑了2500元,向南头区田下村购买的。近四十年过去,这块地的价值已有数亿。但因为厂子没有法人主体资格,办不了土地权属证明,只能出租,无法变现。

  这个有悠久历史的企业为何经营了65年,却不具备独立法人主体资格,仅仅凭公章和财务章开展经营活动?根源在于历史遗留下来的挂靠问题没有解决, 以及由此造成的一系列纠纷、诉讼让厂子深陷潭,难以自拨。

  什么是挂靠?

  改革开放前,中国只有清一色的公有企业,即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没有私有企业,而且是公有化的程度越高越好。改革开放后,私人可以进入某些领域置产兴业,但在当时的环境下,出于多方面的原因,民营企业便需要戴一顶公有的红帽子作为保护,于是,有的挂靠在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之下,作为后者的二级单位;有的则以国有或者集体企业的名义注册登记。这种打擦边球的做法,虽为民营经济的发展留下了生存空间,但同时也对日后的产权纠纷埋下了隐患。深圳名企万科早年便是这类红帽子公司,后来成功改制。

每年缴纳的管理费单据。

  深圳市南头工艺玩具厂(以下简称南头工艺玩具厂)的挂靠历史则是这样的:

  1、1953年,由南头村村民投资建立南头竹器社。

  2、1977年行政划归南头人民公社管理。

  3、1983年又划归南头区工业发展公司管理。

  4、1985年7月28日南头区工业发展公司分为三个公司:南头区工业发展公司、南头区加工装配公司、深圳市南头区工业村建设服务公司,南头工艺玩具厂行政划归南头区加工装配公司管理。

  5、1991年5月18日南头区加工装配公司更名为深圳市南山区二轻工业公司(以下简称二轻公司)。

  6、1998年7月27日,二轻公司在南头工艺玩具厂原有架构基础上申请设立“深圳市南山区二轻工业公司工艺玩具厂”(以下简称二轻玩具厂)。

  7、1999年7月19日二轻玩具厂领取了营业执照,但并未投入资金和设备进行实质生产,同时将它的营业执照印章交给南头工艺玩具厂实际使用,并将南头工艺玩具厂帐号上的流动资金转到二轻玩具厂名义设立的帐号上。南头工艺玩具厂用公积金、公益金购买的小汽车亦登记在二轻玩具厂的名下,但二轻公司依然按原有规定向南头工艺玩具厂收取管理费。

  8、1999年5月5日深圳市清产核资领导小组办公室核定南头工艺玩具厂资产为总额人民币2872512元,然而该核定书上盖的印章却为二轻玩具厂。实际上,南头工艺玩具厂在1991年申请清产核资时,使用的是南头工艺玩具厂的公章。

  在1979-1998年以“三来一补”形式存在期间,南头工艺玩具厂领取了“三来一补”企业的工商营业执照,但并不具备独立法人资格。而从1992年开始,厂里便向上级管理机构提出了办理独立法人资格的营业执照,但二轻工业公司为收取管理费一直不予同意,也拒绝配合。

  在2002年前,南头工艺玩具厂一直每月向二轻公司上交营业收入2%的管理费,维持着挂靠关系。自2002年起,一连串由二轻公司债务引发的系列诉讼,却给南头工艺玩具厂带来了走不出去的噩运。也就是从这时起,南头工艺玩具厂决定不再向其上交管理费。

  “2002年,南山区法院找到我,我才知道二轻公司欠了深圳市森源达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源达)一笔585万元的债务,“多年来二轻公司对我们厂没有任何投入,只有索取,到现在它还欠我们一百多万呢。按理说,我们之间没有投资与被投资的关系,只是挂靠导致的行政归口管理关系。但没想到,是有人盯上了我们这块土地,才做出了这个局。”

  森达源先是提起诉讼,主张以南头工艺玩具厂的土地抵债这笔债务。随后,南头工艺玩具厂又针对与二轻公司之间挂靠关系提出诉讼,证明自己的财产是自己的财产。十六年来,五六场官司下来,让钟庆棠心力交瘁。

  最为吊诡的是,在一这系列诉讼案中,竟然还出现过在同一法院,两起判决结果截然不同的怪事:

  2003年,南头工艺玩具厂告到南山法院,要求法院支持二轻工艺玩具厂名下财产属于南头工艺玩具厂所有,理清自身与二轻公司之间的关系。南山法院在判决中认为,南头玩具工艺玩具厂资产是其长期积累形成的。二轻公司凭借行政权力,在南头工艺玩具厂原有(厂房)架构之上设立了二轻玩具厂,以此名义套取南头工艺玩具厂的资产,但无法改变南头工艺玩具厂财产为集体所有的性质。同时,二轻公司从未对二轻工艺玩具厂投入资金和实物,仍按原有管理模式收取南头工艺玩具厂管理费。根据民法通则相关规定“集体所有的财产受法律保护”,法院支持了二轻玩具厂名下的财产实为南头工艺玩具厂财产的诉讼要求。

  但好景不长,2004年森源达以二轻公司未履行借款条约为由,一纸诉讼将其告上南山法院,要求按双方签订的《以物抵债协议》内容,将南头工艺玩具厂原厂房土地使用权用来抵偿债务。虽然南山法院早已支持二轻玩具厂财产为南头工艺玩具厂所有,但这次南山法院判决却把这块土地视为二轻公司财产,同意将土地使用权抵偿森源达的债务。

  随后在2008年,南山法院在再审过程中认为原审森源达证据证明的事实存在重大瑕疵,且无法提供其他相关证据形成证据链,无法达到“盖然性的证明标准”,所谓偿还借款的主张于法无据。因此,2008年9月11日,南山法院再审判决撤销了2004年同意将南头工艺玩具厂土地使用权抵债森源达的裁定。

  南山法院为何在此案上出现截然相反的判决,并撤销了2004年做出的裁定?对此,南山法院表示,目前该起案件还未完结,正处于执行监督阶段,不便接受媒体采访。

  所谓的执行监督阶段,即南头工艺玩具厂为维护自身集体财产权益,针对“以物抵债”的判决执行提出了异议。目前,已由南山法院、深圳市中院共同展开执行监督。

  钟庆棠目前仍在争取推动企业的改制,解除与二轻公司的挂靠关系。因此,厂里几年前便向南山区集体资产管理办公室提出了改制申请。但南山区集体资产管理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该厂目前处于应诉阶段,且二轻公司已经进入破产程序,只能待诉讼结案后,才能启动该厂改制。南山区集体资产管理办公室尽管近年来在该厂改制方面进行了多方沟通协调,但难以取得突破性进展。

南头工艺玩具厂的老员工合影。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钟庆棠组织全体员工补照了一张大合照,但有两名80多岁高龄的员工因身体原因已经难以到场。现在65岁的钟庆棠已经算是这些员工中最年轻的了。“我们现在共有在职员工十名,全部都是工厂创建时的老人,最大的八十多岁了。大家身体都已经不太好了。解除挂靠和应付虚假债务的事已经耗去了我们近二十年的时光。但愿在我们的有生之年,这件事能够最终水落石出。”

  【撰文】丰雷 邓子良 李斌

  【作者】 丰雷 李斌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