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龙玩具动画片:无人机:遥控航模管制趋严 飞行“驾照”开考

舞阳县觅云魔术玩具有限公司 产品中心 2020-05-29 13:49:58 0 飞行器  遥控  航空  
无人机:遥控航模管制趋严 飞行“驾照”开考 雨中,不同的“无人机”上下翻飞。  上海市航空、车辆模型协会,上海首届中国航空运动协会遥控航空模型飞行员执照考核正在举行。作为上海航空、车辆模型协会会长,一旁观看的顾辰心下颇有些安慰。“这是第二批次的考核。与第一批次相比,他们的操控水平有不小进步。”

无人机

资料图片  其实只是遥控航模  对于众人口中所谓的“无人机”,顾辰不以为然,“其实就是航空模型,称 遥控多轴飞行器 更合适。多轴就是有多个旋翼,目前市面上以4个旋翼居多。”  真正的无人机是一种由无线电遥控设备或自身程序控制装置操纵的无人驾驶飞行器,自带“大脑”飞行,可执行超视距任务,最大任务半径上万公里,通过机载导航飞控系统自主飞行。而遥控航空模型有尺寸限制,其“大脑”在地面操纵人员手持遥控器上,通常在目视视距范围内,由操控者操纵完成各种动作飞行。无人机更偏向于军事或民用特种用途,航模则更接近于娱乐和体验飞行,主要用于体育竞技比赛、航空科普研究和教育应用。  “以前无人机和航模区别明显,如今生产厂家推出了自带GPS及摄像头的多轴飞行器,具有了小型 大脑 ,并可完成某些摄影任务,从而使原来明确的界线变得模糊。”顾辰又说道,“根据规定,7千克以下的微型 无人机 不归民航管理,由管理航模的国家体育总局管理,遥控多轴飞行器就属于此类。”  然而,正是由于遥控多轴飞行器有了一键起降及导航等新功能,大大提高了操作便捷度。“就如同自动驾驶汽车和傻瓜相机一样,谁都可以迅速上手操作。”皓翌模型首席执行官杨培良说,入门容易,加上可以航拍,近两年来的销售量呈爆发性增长。“现在我们店里,智能飞行器要占到所有模型销售额的一半。”  影响市民“头顶安全”  智能遥控飞行器生意红火,但杨培良喜忧参半,“主要是安全隐患太大。”  摄影师张明华从事航拍多年,对自制、操控遥控航模非常有经验,他经常耳闻事故发生。“有的在阳台上飞,起飞时有些失控,就用手去抓飞行器,结果被塑料旋翼砍伤,缝了好几针。”张明华曾受邀拍摄上海某标志性地区的宣传片,根据分镜头剧本,需用智能飞行器近景拍摄高楼大厦,但被高楼主管一口拒绝,因为曾有爱好者操控飞行器发生故障,撞落大楼外墙构件,一路下坠,幸好没有砸到人。  依赖于飞行器自带的智能系统,很多“菜鸟”爱好者没有学习并掌握基本的航模操控技术,在飞行时要兼顾摄影,还要注意风向等变化,一旦操作不慎,极易发生碰擦坠落,造成“炸机”。另外,没有经验的爱好者挂载摄影专业设备,重量可能超出飞行器留空重量,造成动力电池能耗加大,测算不准,电池用尽,便直接自由落地。  上海滴水湖和美兰湖是飞行器爱好者经常飞的区域,“如果抽干水,湖底大概不下几十架飞行器。”顾辰说。飞行器一旦失控坠落,砸车砸物,高速旋转的螺旋桨还可能伤及行人。  根据中国民用航空局2013年11月颁布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符合在室内运行、在视距内飞行的质量在7千克以下、在人烟稀少及空旷的非人口稠密区进行试验三种情况的“无人机”,不需要持照飞行。然而,随着智能飞行器的火爆,群众的“头顶安全”受到威胁。去年底,中国航空运动协会制定了《遥控航空模型飞行员技术等级标准实施办法(试行)》,并授权一批遥控航空模型飞行培训及执照考核认定单位,考核通过后,由中国航空运动协会正式发证,全国通用。今年来,遥控航模飞行员执照考核在各地陆续举行。  尚需法规“保驾护航”  作为首批中国航空运动协会遥控航空模型飞行员执照考核认定单位,上海市航空、车辆模型协会于今年5月25日起接受考核报名。  8月15日,第一批次实操考核举行。28人自带智能飞行器前来,考前飞行器的GPS及自动驾驶功能被关闭,并贴上封条。“实操考核必须全手动操作,这样飞行器即使自动驾驶功能出了问题,也能保证操作安全。”顾辰说。  初级水平考核仅要求飞行器在2米直径的虚拟圆柱体内起飞、旋停10秒、降落,非常简单。但关闭了自动驾驶功能,一些考生连起飞都困难,有的虽然飞了起来,稍有风过,飞行器就“飘”出了圆柱体。结果,17人过关,通过率仅六成。  不过,9月5日第二批次的考核,考生的熟练程度有了明显提高,合格率达到了80%以上。  现行的法律法规中,如果违反持证、在划定区域飞行的规定,既没有执法部门,也没有相应的处罚条例。“我们协会是行业管理部门,但我们只能管理自己的会员,对大量社会上的爱好者根本鞭长莫及。”顾辰有些无奈。目前协会有会员500人,其中100余人飞智能飞行器,“现在非会员爱好者至少有几千人。”  因此,从执照考核开始,协会要求每个考生加入协会,接受协会的服务和管理。不过,也有爱好者表示异议。酷爱摄影的周先生说,“我就用飞行器拍拍照片,干吗要加入协会,还要一年付50元的会费?”  “智能飞行器涉及的不仅仅是 头顶安全 ,随意升空摄影,甚至可能危及国家机密。”顾辰呼吁早日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让智能飞行器的发展有法可依,“由于涉及面广,应该由国家安全局、公安、空军、民航、城管、工商等部门统筹管理。” 相关阅读 火爆无人机市场带给玩企的机会和启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