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看小玲玩具:广州海珠区!服装老板开出1w+月薪,就是招不到人!

舞阳县觅云魔术玩具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2020-03-25 11:30:53 0 记者  招工  老板  
广州海珠区!服装老板开出1w+月薪,就是招不到人!

点击上方蓝色手指方向关注广州沙河服装壹號

去年广州海珠区中大布匹市场周边制衣厂

节后招工盛况依然历历在目

广州老板当街大排长龙任人选

今年元宵节前后

因为规律性用工荒

广州海珠区等城中村制衣厂

又开始了一年一度的节后集中招工

南都记者连续多日走访

广州康乐村、鹭江村、大塘村等

实拍制衣厂招工现场……

相比往年

今年有什么新变化?

一起去看看……

招工现场戳

↓↓

【南都N视频】视频:南都记者 任磊斌 陈冲 张嘉培 实习生 陈杰豪 编辑:陈蓓蕾

南都记者发现,广州海珠区大塘村今年仍然是沿街招工。

与往年不同,鹭江村今年则设置专门的场地,在鹭江运动场内集中招聘。据南都记者了解,此场地招工已经持续5、6天,每天热闹非凡,尤其是上午人头攒动。凤阳街道办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考虑到以往沿街招工对交通秩序的影响,今年村社第一次设在宽敞的集中场地。

2月17日

2月17日,南都记者走访广州鹭江运动场,招聘现场摆出了过百个招工摊位,可能正值元宵节前夕的缘故,前来应聘的人还不多,招聘人员甚至比应聘者多。

2月17日,鹭江村制衣厂招工现场。南都记者张志韬 摄

据招工者介绍,今年的工资与往年相比没有太多变化,一件成衣的加工费为6到7元左右,求职高峰期预计在元宵节后到。

2月17日,鹭江城中村制衣厂节后招聘,招聘人员比应聘者多。南都记者张志韬 摄

2月20日

2月20日,广州海珠区康隆大街上人头攒动。

应聘者回来了?不!排长龙的都是老板!

很多老板站在街头,举牌招工,招工队伍长达500米……

南都记者 陈冲 摄

现场的招聘人员,远多于应聘者。

南都记者 陈冲 摄

“招工太难了!”有老板表示,日薪开到600元了,应征者也寥寥无几。

南都记者 陈冲 摄

2月22日 · 今日现场

招聘人员与应聘者人数比例10:1

今日(2月22日)上午,南都记者再次来到鹭江运动场。

上午9点,虽然刚是雨过天晴,偌大的运动场已经摆满了摊位。招工者总是心急的,他们或是老板,或是老板派来的员工,一天招不到人,厂子一天就没法正常生产。正月,很多务工人员还在老家,缺人是普遍情况。

与前几日相似,今天前来应征的人依然寥寥无几,现场招聘人员和应聘者的人数比例达到10:1,用工缺口较大。

今早(22日),广州鹭江运动场招聘现场。南都记者 何玉帅 摄

月薪1万

来了好几天没招到人

来自安徽的徐先生已经在厂里做了一年,今天帮老板出来找车工。说起招工价格,徐先生倒是很直率,“今年和去年差不多,别人没给我们涨,我们怎么给别人涨”。他的厂子开出的薪酬其实也不错,一般一个月勤快点的,可以达到1万至1万2元。

在现场招人的徐先生。南都记者 何玉帅 摄

即便这样,招工还是不太理想。这几天有好几个过来,只是问问,就走了。徐先生也觉得苦恼,“可能还是价钱原因吧”。

徐先生的案例并不特殊,李女士今天同样不开心。

来自湖北的李女士今天一大早到达鹭江运动场,帮老板招车位工。她告诉南都记者,厂里所做的衣服工艺其实比较简单,给工人价格也不低,就是很少人愿意去做:“今年的情况,好像应聘的比较少,现在一点收获都没有”。

李女士帮老板招车位工。南都记者 何玉帅 摄

现场一位抱着小孩的大叔称,儿子是制衣厂老板,今年厂里也缺工,招人不顺利,因为制衣很辛苦一般人做不长。

南都记者 何玉帅 摄

运动场内,坚持天天来的招聘者,都在发愁。他们的制衣厂或大或小,缺人是一致的。车位、裁床、尾部、杂工,种类都有,包吃住是开出的基本条件。对于老板们来说,长工临工都是急需,尤其是当下。记者注意到,双方谈不谈的成,都是极短时间内。时间不等人,一旦谈妥,老板立刻拉着应聘者就走。无论他们所说的价格具体是多少,反正肯定是双方都比较满意。

偏爱夫妻档

觉得年轻人不太稳定

在南都记者所了解的制衣招工薪资方面,以车位工为例,月薪上万的当然为数不少,不过,前提是勤快。制衣厂基本都是计件,有保底的不多。计件的意思,就是每个人的薪资差别不小。以熟练程度不同,每天完成不同的件数就决定钱的多少。

某制衣厂的陈先生现在也还没招够工人。他举例,做西装单价在20-30元之间,一般工人平均日薪400-500元左右。据了解,西装单价算是最高的一种。其他如衬衣、裙子等,有的单价是个位数。

陈先生。南都记者 何玉帅 摄

白马档口的姜先生还是有点挑。他坚持要长工,而且小黑板上写明,车位多名、夫妻优先。“我们的员工宿舍都是夫妻房,因为两夫妻工作稳定,比较少考虑单身的、年轻的”。姜先生称,一般情况下,夫妻俩月薪能到2万左右。

姜先生(中间)。南都记者 何玉帅 摄

罗先生今天刚刚过来,他的厂子还需要十几个车位工,一些工艺较复杂的价格会高点。对于月薪,他没有具体讲,老板发话:都可以去厂里具体面谈。

罗先生。南都记者 何玉帅 摄

据现场一位老板介绍,他需要做衬衣的车位工和尾货打包工,车位工一件衬衣五六块钱,包吃住,熟手一天可以做七八十块,一般工作时间从早上11:30到晚上23:00。他说,尾货打包工按行情是四五千一个月。

南都记者 何玉帅 摄

应征者说

希望月薪八九千

王通(化名)来自湖北,是个标准的90后,在今天的招工现场,他显得并不着急。小伙子说,他零工、长工都做,西装、衬衣、裤子,只要是服装类,都可以胜任。他所期望的,月薪能达到八九千即可。王通认为,这个行业真的辛苦,早上8、9点开工,到晚上有时候12点,一天超过10个小时,年轻人也会觉得累。

南都记者 何玉帅 摄

“现在是找工作好找,但是找好厂不是很好找”,一名求职者20日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希望工资七八千,上班时间朝十晚十二,不要加班到太晚,伙食好一点就可以。

王通所说的年轻人,其实也包括80后在内的青壮年。南都记者了解到,因工种繁多,青年、中年工人占很大比例,但是年龄稍大些的也为数不少。之前记者曾采访一位招聘者,她所需要的除了车位等工人,还需要指导工。一般情况下,指导工都是需要工作经验成熟的来做,帮助老板指导察看工作。此外,因为大部分厂子都是对员工包吃包住,还要招聘做饭工,每月也可开近3000元。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